泡妞,互联网大厂逃不出的怪圈

发布时间:2021/3/20 10:17:39浏览人数:35作者:蓝忘机

天亮了,最近某大佬的“交朋友”被刀了。 黑暗中目睹全过程的是一位小编。上周三(3月3日),豹变(ID:baobiannews)发文称,某知名电商品牌在其小程序主页上线“交朋友”功能,试水陌生人社交。 进入页面,“寻找另一半”、“屌丝勿扰”、“50岁有一子”......各种婚恋征友信息都快铺满屏幕,真像要跟孟非抢活儿的架势。 再往下,什么“公公要和我睡”、“保姆爬上我爸的床”......小黄文的既视感更是扑面而来。哈士奇的24K钛合金狗眼都快招架不住。
也不知道是不是嗅到了尴尬的气息,该大佬当晚自己刀了自己。


豹变称,当晚8时许,该电商平台已将“交朋友”功能从小程序撤下。此前分享到微信里的“交朋友”主页,也已经打不开了。

01


解决五环外的人类原始需求,该老板不是第一个。在他之前,另一个80后已经先行一步。
他开发了一款叫“趣约会”的APP,主打“1红娘+1男嘉宾+1女嘉宾”的3人视频相亲模式,精准聚焦下沉市场。 有人在知乎问,趣约会APP怎么样? 谢邀,我是“受伤”的男人。钱包被掏空的多,身体吃不消的也不少。“把妹的可以去试试,容易炮火连天。”一言不合就开车抖小黄文。
事实上,黄色令人兴奋貌似也是有点科学依据。
根据颜色心理学,黄色与阳光颜色相近,会给人温暖的感觉。当人们处于黄色环境中,人类的“快乐源泉”加快分泌,你就会感到快乐和幸福。


微信能火,靠的不是绿光,用周鸿祎的话说靠的是“摇妹子”;小扎开发Facebook,一开始也只是为了方便同胞们泡妞。
只不过后来,Facebook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扎克伯格才给Facebook改了个“连接人类”的高大上使命。气得“红衣教主”周鸿祎口吐芬芳:“好一个大忽悠! Facebook解决了哈佛男生的刚性需求,马化腾也从QQ中找到了甜蜜的慰藉。 创业早期,马化腾为了吸引网友玩QQ,把自己的头像换成美女,亲自下场陪聊。你还别说,效果真挺好。QQ有了种子用户,马化腾的爱情也从线上走到线下。
同样的套路,后来又被套在了微信上。 2011年1月21日,微信1.0上线:一个眺望地球的背影出现在画面中,孤独而深邃。虽然有QQ用户导入,但是没有吸引人的功能,早期的微信还打不过雷军的米聊,一款模仿kik的语音聊天软件,和前不久马斯克带火的Clubhouse差不多。
直到“摇一摇”上线,一声性感的来复枪声,万千“寂寞之心”由此被唤醒。马化腾终于舒了一口气:战争结束了。
 雷布斯不承认米聊败给微信,就像他的CP不承认自己做手机那啥一样。雷军说,这玩意儿就是披着马甲的QQ。 委屈的张小龙当下就去找老乡周鸿祎吐槽。结果,周鸿祎转头就把“微信是靠‘摇妹子’获得了一批忠诚用户”的大瓜抖落在了网络上,碎出一地黄黄的瓜瓤……

02


别看周鸿祎大嘴巴,貌似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年轻时,他也不敢与姑娘搭讪,得亏有BBS。 1995年8月,“水木清华”BBS正式开放。有一天,在北大方正当程序员的周鸿祎突然发现,暗恋已久的女同事居然在线,于是小鹿乱撞,隔着屏幕放飞自我。 后来,周鸿祎和女网友奔现,他的太太叫胡欢。她还有个同事叫张彤,嫁给了雷军。
在互联网蛮荒时代,BBS才是中国网民的社交根据地。
 被评为中国“最有人情味社区”的天涯,第一次瘫痪就是因为初代网红“竹影青瞳”的果照事件;被称为“文青乌托邦”的豆瓣,以“吃喝玩乐”小组为代表与“约P”紧密联系;一度比天涯还鼎盛的草榴社区之所以叫草榴,才不是因为水果,而是因为“你懂的”...... 互联网社交,天然带有“性”的属性。只不过,唐岩的陌陌把它搬上了明面。 在成都读大学期间,唐岩就爱混论坛。湖南娄底有个叫“神童湾”的聊天室,不过百人,唐岩在里面有ID,头像是怪咖博士,签名是“谁不出来我就打死谁”。 创办《大象公会》的新疆人黄章晋也在里面,因为喜欢上了娄底一个姑娘。后来网易北京站筹建,黄章晋向丁磊推荐了唐岩。 回头来看,也只有陌陌在微信一家独大的社交领域,挤出了一亩三分地。 关于陌陌的诞生,网络上流传着一个香艳版本:唐岩和同事在广州某酒店聊天时,看到不远处有个漂亮妹子,一个念头突然蹦出:这么好看的姑娘,有什么办法可以定位她?在他看来,内向的中国人需要一个工具,将虚拟交友与现实世界对接。 于是,在微信“摇一摇”上线一个多月后,陌陌横空出世。 演员Mike隋一句“约X神器”,让都市男女的欲望喷薄而出。到了2014年,其他互联网大佬还在总结社交软件的定律时,唐岩宣布,陌陌用户量已经过亿。
泡妞,才是互联网社交的最大动力?
 而其他欲与微信争市场的社交产品,想要又不好意思说,“含蓄”的欲望下,输得更彻底。

03


鱼说:我的记忆只有七秒钟;王欣说:我给你一小时。
 因快播入狱的王欣,出狱后创办了马桶MT。这个APP很有意思,它给信息留存设置了时间限制,一小时后自动清零。
想必王欣在铁窗里好好研读了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名言: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,任何人所经历的时间空间都是即时消失。


马桶MT的一小时定时消失,突然有了哲学依据,有些事只能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 无独有偶,陌陌上线的同一年,一款主打熟人匿名社交的APP“无秘”也曾非常流行。它的玩法是熟人彼此邀请,进去之后匿名发言。 网络世界,本就带来一层面具,有头像、有名字的,尚且存有顾虑,人设不能崩。一旦匿名,拔那啥无情,社交网络就变成诽谤、谣言的温床,太多负能量的东西出现在社交网络上,所以你看,APP商店已经搜不到无秘、马桶MT了。
人人网被出售后,陈一舟曾反思:社交产品是荷尔蒙产品,当然要交给荷尔蒙含量高的年轻人。这是规律,不能违反。
 所以,更多的平台在荷尔蒙中试探。 “我们距离很近,不如出来坐坐?”从豆瓣转移到网易云音乐的文青,不仅撑起了“评论区”的一片天,也在“云村”找到了音乐品味相同的另一半; 知乎上就更简单了,不用懂诗词歌赋、谈风花雪月,只要谢邀一些类似于“别墅怎么装”、“在外企当高管是什么体验”的问题,就可以坐等被约了; 还有大众点评上的“约饭”、闲鱼上的“原味丝袜”,就连B站也多了不少性感的吧唧声...... 已经占领市场的马化腾开始表决心: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负能量社交! 2018年11月30日深夜,“微信派”发布公告,下线微信“漂流瓶”相关服务。原因嘛,就是你想的那个,有人在漂流瓶里搞黄色。
而其它社交软件也没让马首富失望,一番体验后,最终的归宿都是“绿色”的微信。
 从语言到文字,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社交软件,社交工具的发展史俨然像是一部人类文明史。技术与日俱进,但人类的欲望不会变。社交产品再五花八门,也都想在“人的本性”上做做文章。 无所谓谁崇高,谁卑微。先上岸的,身后也就有了护城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