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小店盯着平台的利息,平台瞅着团购站点的本金

发布时间:2021/5/15 15:59:43浏览人数:65作者:懂懂笔记

随着互联网巨头、零售商超的入局,各大社区团购品牌纷纷利用社区里的便利店、洗衣店、快递站甚至美容店、烟酒摊去抢占市场份额。同时,这些社区内的各类门店也都挂出了团购品牌优惠、满减的宣传海报,成为了各大平台的提货站点。

有的零售门店,甚至整齐划一贴着四、五家社区团购平台的广告,试图“多线”发展;同时,用户下单团购的商品则堆满了门店货架、冷柜,等待下班时分大批工薪族涌入门店提货。这种类似“集各家优势”一体的提货站点,每个成熟社区都能见到两、三家。

根据艾媒咨询所发布的数据显示:2019年,国内社区团购的市场规模为340亿元;在疫情“黑天鹅”作用下,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发展迅猛,市场规模达到720亿元;机构预测,2021年市场规模将达到880亿元。

便利店、洗衣店、快递站、美容店……作为传统商业经营者,这些小商家显然也都知道,在互联网时代“社区团购”模式已势不可挡。与其抗衡,不如积极“拥抱”新的商业模式,所以他们也都纷纷打起了借势社区团购为自家小门店“引流”的算盘。

但是,目前随着团购平台与门店(站点)合作的深入,部分经营者也开始发现,情况不大对劲、自己似乎被平台“套路”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团购平台积极拓展社区提货站点的背后,又潜藏着什么样的商业游戏规则?

合作站点都想“赢两次”

传统商业门店需要流量,而社区团购平台需要低成本、快速建立大量的提货站点,若将二者相结合、各取所需,结果看似是双赢的。

但是,目前在一部分传统商业门店经营者眼里,之所以加盟成为提货点,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想着“赢两次”。

张媛(化名)便是其中之一,在大亚湾某住宅小区经营便利店的她告诉懂懂笔记,早在一年前,便有社区团购BD找上门,询问她是否有意向加盟成为平台合作提货点,“一开始我没有答应,觉得(电商)平台抢了实体店大量业务,还好意思说要合作。”

但是,鉴于目前便利店似乎即将成为“夕阳行业”,再加之社区内已经有三、四家小商超(竞争很激烈),经过一轮深思熟虑之后,张媛决定答应BD所提出的合作请求:每当有用户下单,可以到店内提货,她可以获得每单10%的佣金。

除了创收之外,对电商模式深恶痛绝的她,计划借成为社区团购提货站点的机会,利用平台,为她经营的便利店引流。作为小商户,她盘算着将来用户上门提货,肯定要进入便利店里,同时买上几个日用品也算是意外的小收入。

毕竟,早期的社区团购,做的基本是生鲜,与店内所经营商品,基本不存在冲突。

实际上,成为社区团购平台的提货站点之后的一段时间,客流的确也能够拉动店内其它商品的销售,“有时候,取货的用户会顺便买点儿啤酒、方便面啥的,甚至买上几包卷烟。”

而尝到了“赢两次”甜头的张媛,对后续上门寻求合作的其它团购平台BD,基本也做到了来者不拒,截止到今年4月,她的便利店已经成为了多多买菜、橙心优选等,五家团购平台的提货点。

这段时间,平均每天送到她店里的团购商品有将近六十单,同时,佣金收入也超过200元,占便利店日常营业收入的近三分之一。与此同时,为了存放用户下单待取的团购商品,张媛还专门腾空了一排货架,购置了一台二手冷柜。

眼看着距离“赢两次”的目标已经不远时,她也开始发现了问题:虽然取货的用户络绎不绝,但是利用平台为便利店引流的效应,正逐渐减弱——以往用户提完货还会在店里逛逛,随手买点小零食;如今用户基本是取完货即走,根本不屑逗留。

随着社区团购佣金的增长,张媛甚至发觉便利店内商品销量、营业额正在减少。以往很多经常在店里消费的顾客,如今也都开始在团购平台上下单,之后再到店取货,很少会到店里购买日用品、零食。

在经过一轮仔细的观察,并追问了几位“熟客”之后,张媛终于发现,平台引流效应减弱、便利店经营收入骤减的原因:互联网巨头又开始抢实体店生意了。

而这一次,她们这些加盟的小微经营者竟然成了帮平台抢实体店生意的“帮凶”——上演了一出“引狼入室”。

社区团购,不只生鲜

据张媛回忆,在今年四月下旬偶然的一天,她和爱人在整理平台的团购商品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新的趋势。

在很多用户下单的商品当中,除了肉、菜等生鲜之外,还出现了诸如冰红茶、可乐等饮料,甚至薯片、虾条等小零食。

而在张媛的印象中,那些合作的BD都这样告诉她,平台主营生鲜商品,唯一与店内商品冲突的,只有食用油、酱油、盐、东北米等粮油。由于目前许多消费者都习惯在线上购买粮油,因此她也觉得平台团购的商品中有粮油,对自家便利店的日常经营影响并不大。

“但现在社区团购平台连普通饮料、零食都卖,对于便利店而言可真是一种打击。”而随着广东的天气迅速转热,张媛甚至还发现,有一部分用户在社区团购平台下单购买雪糕(由门店提供冷冻),之后再到站点里取货。

她告诉懂懂笔记:冷饮、雪糕一直是便利店夏日商品的主力商担当。即便是在冬季,饮料零食的销售收入也占便利店整体营业额的二分之一甚至更高。而冷饮、雪糕、零食,几乎是所有社区便利店赖以生存“立命”的根本。

感觉生意受到“威胁”的她,立即打开手机,下载了几家社区团购平台的用户版APP,试图对比平台所出售的饮料、零食商品价格。没想到她所看到的结果,着实让自己吓了一跳,“几乎所有的饮料、零食,价格都比店里便宜,甚至比批发价还便宜。”

她以便利店内同样有售的深晖菊花茶为例,自家店内是每盒1元,但在团购平台下单,24盒/箱仅需14.99元,折合每盒的价格0.62元。这可比便利店的零售价格足足便宜了将近0.4元,甚至比便利店拿货价还低了九分钱。

同样,薯片、花生等零食商品,社区团购平台上的价格也都接近甚至低于便利店,从批发渠道拿货的价格,此时的她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便利店商品销量为何越来越差,“在社区团购平台下单,价格要比便利店的低,要是我呀,我也会在线上下单。”

正所谓,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,发现了社区团购平台的“套路”之后,张媛也将实情告知同在社区经营便利店、美容店、小食店,以及同样加盟了社区团购平台的其它经营者。

“经营便利店、小商超的都很紧张,美容店、小食店的认为无所谓了。”她告诉懂懂笔记,之所以美容店、小食店认为平台经营什么商品,销售价格如何,似乎事不关己,是因为店里不售饮料、零食,经营范围上并不冲突。

但是,随着平台的发展或许某一天就会推出美容、护肤品,或者直接将中央厨房的熟食快餐摆上架。

事实上,在某社区团购平台上,懂懂笔记已然发现,平台除了上架面膜等护肤产品,自热米饭等方便食品也赫然在列,凉席、床褥等床上、家居用品也都可以在线下单,正如张媛所说的:唯一能不为当前处境担忧的提货站点,或许只有快递驿站了。

至于与社区团购平台合作成为提货站点的的便利店,不久之后也许要从“赢两次”变成“输两次”了。

社区团购“逼死”传统商业?

对于合作的提货站点而言,社区团购平台犹如“寄居蟹”,尽管不是“白住房”却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着加盟提货点的生存空间。正如十年前电商挤压线下店一样,如今的社区团购,也正在挤“死”合作的加盟提货站点。

“自从发现,平台在做饮料、零食,价格比便利店便宜之后,我内心真的慌了。”和其它的几位便利店经营者一样,当团购商品送达站点,张媛都会揣着战战兢兢的心,在理货时瞄一眼到底都有什么商品。

每每看到便利店里同样有售的商品时,她先是感到十分气愤,然后又心生焦虑,害怕有朝一日,平台利用便利店、合作站点拓展市场之后,形成“用完即弃”的局面。那样一来,真可谓是帮着社区团购平台赚钱,还要帮着平台挤兑自己了。

那么,现在放弃合作、退出站点加盟还来得及吗?对此张媛只能摇头叹气,她告诉懂懂笔记,合作站点尤其是便利店的处境,可以说是往前一步是深渊,但后退一步是万丈悬崖,“社区团购利用便利店打下社区,现在才不管你退不退出呢。”

对于社区团购平台而言,便利店也好小食店也罢,充其量只是其用于存放商品、供用户提货的“工具”罢了,根本无任何竞争壁垒可言。社区内的任何一家有货架和冰柜的小店,都符合平台加盟合作的要求。

即便所有便利店、小商超集体抱团,退出平台合作,还有大量快递驿站前赴后继,再不济,还有一大批正准备抢社区站点订单的个人团长。相比便利店、小商超等站点,个人团长运营成本低,且都是宝妈,有的是空闲和时间。

“即便我不是站点了,只要社区内还能提货,顾客也不会到店里买零食和饮料。”张媛坦言,便利店在售商品销量锐减,如今木已成舟,如果再退出与社区团购平台的合作,恐将失去团购商品的佣金,并导致经营陷入困境。

回想起最早计划利用社区团购平台为便利店引流,再赚取佣金“赢两次”的想法,她觉得自己很是幼稚、轻率,如今想想,作为一名传统商业的经营者,仅凭一己之力,已然斗不过电商平台,更何况是“智取”背靠互联网巨头的社区团购。

尽管从去年年底开始,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,并约谈了多家团购(电商)平台,行业竞争而起的商品低价倾销现象也因此有所减退,但截至目前为止,多数平台所售商品价格仍要比传统便利店、社区商超便宜了15~30%。

呈现着“寄居蟹”形态的社区团购平台,正在利用其供应链优势、资金实力渗透到社区的商超、便利店,甚至小食店、美容店、烟酒摊等传统零售门店仅存的生存空间。无论是否有意为之,但最终的结果或将导致更多的传统门店逐渐消亡。

如果说,社区团购参与者与传统门店的合作是双赢,不如说,社区团购才是这场合作中最后的赢家。